萨拉赫,或许又是一个可以从CCTV5走向CCTV1的男人?

尽管今夏未能实现在本土捧起非洲杯的愿望,但埃及球星萨拉赫依然是一个光环远超越足球范围的人物:神秘论、偶像崇拜、媒体宠儿、政治意义。

米歇尔·奥巴马(前美国总统奥巴马之妻)、雅伊尔·博索纳罗(巴西总统)、“巨石”强森、泰勒·斯威夫特、扎克伯格、《权力游戏》主演、意大利总理、瑞典环保主义者、新西兰总理……今年4月,利物浦11号球员与上述这些人物并排。连续两个赛季成为足坛最耀眼的前锋之一的萨拉赫,被美国《时代周刊》评选为“2019年全球百大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入选《时代周刊》“2019年全球百大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并成为的6个封面人物之一;埃及人随后帮助利物浦时隔14年重夺欧冠冠军,又进一步提升了自己在国际足坛的地位和全世界的影响力。

对于当年那个出生在尼罗河三角洲,每天在路上要花费4个小时去训练的瘦弱孩子,这是巨大的成就。很多人在谈到萨拉赫时,说他是“一个谦虚、快乐的人”,萨拉赫成为《时代周刊》的6个封面人物之一。毫无疑问,利物浦前锋让足球粉丝和阿拉伯世界的人们所痴迷。

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萨拉赫的言论被传播到全世界,广受好评。

借此机会,埃及前锋面对摄像机宣称:“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文化中对待女性的方式。我比以往更加支持女性,因为我明白了她们理应获得更好的对待。这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义务!”说这些话时,萨拉赫言语谨慎,带着标志性的微笑。简简单单三句话,代表着他的心声,在埃及这个国家,80%的女性遭遇着不公,包办婚姻和性骚扰随处可见,开罗也被视作全球对单身女性而言最不安全的首都城市之一。此番话通过电视台播出后,萨拉哈的言论立刻在全世界引起如潮的评论,因为他是“当前全球曝光率最高的穆斯林之一”。和2017-18赛季当选英超最佳球员,欧冠决赛被拉莫斯一个柔道动作弄出场相比,利物浦前锋如今的人气要更高。

这样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并没有影响到萨拉赫的球场表现,他连续第二年成为英超最佳射手,6月1日的欧冠决赛中首开纪录,让“红军”重新登顶欧洲。在罚入点球后,利物浦左脚将如同每次进球后那样双膝跪地祷告。两年来,这个几乎每周都会出现的庆祝动作,被引入了《FIFA 19》游戏。这个此前马里前锋卡努特和塞内加尔前锋登巴·巴也经常做的动作,被《纽约时报》称为“打破了文化壁垒”。他们引用英国穆斯林委员会秘书长助理韦尔西的一句话:“萨拉赫代表着伊斯兰世界的价值,他没有隐藏自己的信仰,而是在获得好感。他是一家非常出名的俱乐部的英雄。他不是打消全球的伊斯兰恐惧症的解决办法,但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

2017年夏天来到安菲尔德后,利物浦球迷率先认识到他在球场之外扮演的角色。每场比赛前,到安菲尔德周边看看,就能明白他的影响力。那些在默西塞德长大的金发孩子,都在球衣背后印上了萨拉赫的名字,从全球各地涌来的游客,都不忘到俱乐部商店去带上一件与埃及前锋有关的纪念品。有一段视频曾广为传播,一帮年轻人手里拿着啤酒,边跳边唱他们改变道奇乐队的曲子:“萨拉赫,萨拉赫,如果他继续进球,我也要变成穆斯林。他坐在清真寺里,那也是我向往之地。”如今,这成为KOP看台的经典曲目。此外,还有一首也很出名:“穆罕穆德·萨拉赫,阿拉的馈赠……他总是进球,真让人厌倦。请不要抢走我们的穆罕穆德!”

显然,宗教色彩已经显现出来。伴随着萨拉赫影响力的不断提升,这成为了一条国际足球乃至更广泛范围的一条红线。比如利物浦的街头艺术家们,就“吹嘘”萨拉赫是“穆斯林导师,尼罗河的微笑每次在进球后出现在安菲尔德,那里成为他祈祷的地毯”。在英国这样一个穆斯林要么备受尊崇、要么不怎么受尊重,伊斯兰恐惧症和反移民情绪高涨的国家,这可是非常罕见的。利物浦最大的清真寺的教长阿布·乌萨马·阿特萨巴比解释说:“警方发现伊斯兰暴力事件的数量在下降,萨拉赫帮助舒缓了压力。他可以成为连接各个社会群体之间的桥梁。他向世人显示出,和极端主义者相比,他和他们更相似。这对于我们年轻人的心理和品德有好处。”

另外两位有着英国国籍的人物,也在扮演着相似的社会角色:伦敦首位穆斯林市长萨迪克·汗,著名作家、因厨艺节目而大获成功的BBC明星人物纳蒂亚·侯赛因。两人都受到过大量的种族主义批评和抨击,萨拉赫也没有幸免。部分切尔西和西汉姆联球迷就曾被摄像机捕捉到高喊:“萨拉赫,炸弹携带者!”“该死的穆斯林混蛋!”

从开罗到利物浦,再到纽约,我们都可以看到萨拉赫元素,他已经成为全球利物浦球迷与穆斯林的英雄。

萨拉赫不是英超唯一的穆斯林球星,他的队友马内,法国人博格巴和坎特,厄齐尔和马赫雷斯都是,但他们从未引起这么多足球之外的分析解读。这是因为利物浦前锋招人喜爱的风格,耀眼的数据,讨喜的个性。今年5月,4名斯坦福大学学者发布了一份相关调查结果,旨在通过对8060名利物浦球迷及1500万推特足球粉丝的调查,来解析利物浦地区的伊斯兰人行为举止和犯罪率。研究结果显示,萨拉赫作为英雄和穆斯林信徒正常化的公众形象,可能限制了城市里与穆斯林相关的暴力事件。2017年来,在默西塞德,因仇恨引发的犯罪事件下降了18.9%。同时,调查结果显示,利物浦球迷发布反穆斯林推特的数量也下降了一半。

在斯坦福学者看来,“这些结果或许来源于人们对穆斯林好感的增长”。或许是得到了正确的建议,或者天生谨慎,萨拉赫从不公开表达自己的宗教信仰,也不谈及他在英国社会的影响力。学者卡勒德·贝杜恩认为:“他个人魅力的很大一部分,在于他从不在英国公开发表有关穆斯林的政治话题。”没有政治言论,没有夜店狂欢,也没有出格的个人行为。外出时总是披着头巾的妻子马吉,在萨拉赫儿时就与之相识,她拥有生物技术文凭,有时会出现在赛后的安菲尔德。女儿马卡在安菲尔德踢球玩的视频也在网上疯转。

观赏性极强的球员,年轻穆斯林的榜样,可爱的父亲,即便如此完美的形象, 也无法完全说服知名阿拉伯文化专家约瑟夫·马萨德,他曾在《纽约客》杂志说过:“我怀疑萨拉赫的人气与英国文化中仇视伊斯兰的情绪增长有一点关系。”为了支撑自己的观点,他特意举出了齐达内的例子。“他(齐祖)受到所有同胞的喜爱,不论是否穆斯林,但他的名气没能缓和法国社会敌视穆斯林的情绪。”

1年多以来,如此高频率的评论、解读、赞誉,看上去没有影响到一名球员的个人世界。2018年,萨拉赫曾对《GQ》中东版表示:“我的梦想曾是成为知名的职业球员,但从未想到过能获得如此高的名气。”该杂志相关文章的标题是——《萨拉赫无可抵挡的上升》。在广告宣传片中,埃及人像个诙谐的模特,burberry、优衣库、爱马仕、Isabel Marant、卡地亚,各大品牌对他趋之若鹜。一则广告牌中,他身着价值4000欧元的运动外套,尽展上身强健的肌肉。尽管谨小慎微,但萨拉赫也无法控制一切。比如装备赞助商糟糕的策划,将他的球鞋陈列在大英博物馆古埃及展厅中,就在拉美西斯二世和阿蒙霍特普三世的巨幅雕像前。

更糟糕的是,2018年6月,埃及人在车臣共和国总统拉姆赞·卡德罗夫的作秀面前无能为力。在埃及参加俄罗斯世界杯的大本营里,一次正式会餐时,手足无措的萨拉赫被主人授予荣誉市民,还被强行披上了车臣国旗。另一段视频这是两人出现在格罗尼兹的主场,萨拉赫显然意识到他被这个嗜血如命的领袖利用了。卡德罗夫曾因数十起法外执行而被人权观察组织起诉,残害反对派和记者,追捕和酷刑折磨同性恋者。

作为国家偶像,利物浦前锋还必须配合利用他国际声誉的埃及当局。埃及外交部长说过:“他是埃及软实力的象征。”率队打入2018年世界杯的萨拉赫,不得不经常在网上阻止祖国的公司未经许可使用自己的肖像。英国中东国际关系专家索拉瓦·易卜拉欣解释说:“在一个受困于失业增长和政治麻烦的国家,对于那些越来越沮丧的年轻人,他意味着动力和希望的来源。因为他的成功,萨拉赫吸引着阿拉伯世界的年轻人,他们不愿再被视作难民或恐怖分子。”

7月6日,非洲杯1/8决赛,东道主埃及0比1被南非绝杀,赛后萨拉赫倒地痛哭。在成为这个国家的象征的同时,萨拉赫身上也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灯笼、衣物、各类小玩意儿,穆斯林节日期间,萨拉赫会向家乡赠送大量东西。每次有利物浦的比赛,开罗的餐厅和酒吧就人满为患,他的头像在开罗城的墙壁上随处可见,与埃及历史上的伟人并列,比如被誉为阿拉伯世界最伟大歌唱家的乌姆·库勒苏姆,或198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纳吉布·马哈福兹。去年,萨拉赫为祖国拍摄了一则禁毒宣传片,结果致电埃及相关部门要求接受戒毒治疗的人数增长了4倍。

更难以置信的是,2018年埃及总统大选时,有近100万同胞投票给萨拉赫,甚至超过了被视为现任总统塞西唯一对手的穆萨·穆斯塔法·穆萨。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ieublog.com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