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进NBA时现役有50人尚未出生 他凭啥能成联盟第一常青树

佩杜拉:虽时间紧迫,但国米和尤文仍有可能签下卢卡库

ESPN著名记者阿德里安-沃纳罗斯基报道,42岁的卡特与老鹰续约一年,卡特将迎来他在NBA第22个赛季,成为在NBA征战时间最长的球员。

当卡特在1998年进入NBA的时候,如今的NBA现役球员中有50人尚未出生。曾经天外飞仙的卡特,一度因伤不得不回到“地球表面”,甚至被认为会早早退役,但他却成为了在NBA打球最持久之人。

卡特是如何在曾经伤病缠身的情况下,克服重重困难,延长自己的职业生涯,这位伟大的赛场飞行家,是怎样让自己在22年时间里保持“翱翔”?

他进NBA的时候,他们还没出生

卡特究竟在NBA打了多久了?我们先看一组数据,卡特是1998年选秀第五号秀,当时他21岁,那一年选秀日期是6月24日,以1998年6月24日为统计起点,进入NBA球队2019-20赛季大名单的球员中,有整整50人是在卡特选秀日之后出生的,也就是说这50人中最少也与卡特相差21岁。

比如卡特在老鹰的队友特雷-杨,出生在1998年9月19日。卡特NBA生涯新秀年(1998-99赛季),特雷-杨的父亲雷福德-杨还在得州理工读大三。

等到新赛季开战,卡特将迎来NBA生涯第22个赛季,卡特将超过诺维茨基、加内特、凯文-威利斯和罗伯特-帕里什,成为在NBA打球时间最长的球员。

卡特还将创造一项纪录,如果他在2020年的比赛中上场,将成为NBA历史首位经历四个十年的球员,也就是90年代、2000年代、2010年代和2020年代这四个十年中,卡特每个十年跨度中在NBA都至少打了一年。

42岁的卡特已经在NBA打了1481场比赛,排名历史第五,出战45491分钟,得到了25430分6482篮板4666助攻1507抢断,位列NBA历史得分榜第20位。卡特NBA生涯总计命中2229记三分球,位于NBA历史三分榜第六位。

这些数据,将在2019-20赛季继续刷新。当上赛季常规赛结束时,卡特接受前方特派员采访,谈到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时,他笑着说:“我会再打一年,惊喜吧,嘿嘿。”

卡特真的做到了,他成就了NBA历史最耐时间考验的老兵传奇。

NBA第一常青树,他是如何做到的?

狼隐蛇退佛向西,江湖已无老司机。无论多么伟大的球员,终究会与岁月握手言和,加内特、科比、邓肯、诺维茨基纷纷隐退,卡特成为那个金戈铁马的时代最后守护者,这是一个奇迹。

1998年,NBA正在经历乔丹退役后的挣扎期,历史最伟大球员封刀,劳资纠纷导致常规赛缩水,联盟急需新的偶像扮演拯救者。卡特在这个时候如神兵天降,振翅滑翔,以无与伦比的身体天赋和球场艺术细胞,在NBA掀起最炫篮球风。

卡特从来就不是一位纯粹的扣将,他拥有着丰富的进攻技巧,但卡特的扣篮实在太与众不同,因此成为他的标志。在卡特横空出世之前,NBA的扣篮大师们分为两派,以乔丹为代表的飘逸派,以威尔金斯为代表的暴力派,当卡特在NBA起飞,他实现了扣篮领域的一统江山,将飘逸与力量完美结合。简单说,卡特的动作即便有些球员也能做到,但就是没有卡特做出来好看,他将扣篮变成了艺术品。

东艾西科南麦北卡,昔日NBA分卫四绝。卡特曾是四人中偶像指数最高的,他从2000年开始5年时间内4次成为全明星票王,其中2000年至2002年实现三连霸,风光无限前程似锦。

然而,伤病让卡特“折翼”,由于卡特毫不吝惜将天赋兑换成扣篮展示给球迷们,他的身体在不断的消耗中开始出问题,先是髌骨肌腱炎(该伤病被称为起跳膝,当你飞身而起,滞空时间越长,落地时膝盖承受的压力越大,就越容易损伤髌骨肌腱),而后脚踝和肩膀接连亮起伤病红灯,陷入低谷时的卡特一度被认为是“玻璃体质”,会像“便士”哈达威和格兰特-希尔那样,被伤病毁掉职业生涯,只能成为刹那光辉后消失不见的流星。

当伤病缠身,曾经震惊篮坛的运动能力衰退,是怨天尤人一蹶不振,还是迎难而上逆风飞扬?卡特选择后者,他开始调整自己的打法,不再毫不顾忌受伤危险横冲直撞,而是用技术用意识弥补运动能力上的损伤。从篮网时期开始,卡特就增加三分球的比重,虽然他仍可以做出令观众叹为观止的扣篮(如下图),但风格的转化已经开始并不断强化。

“我已经过了那些飞来飞去的生涯阶段,”卡特说,“我知道我偶尔还可以完成很棒的扣篮,或者很炫的技术动作,但我也要打得更聪明。我热爱比赛,希望能够打得更加长久,想要实现这个目标,我就要打得更有智慧。”

2010-11赛季,是卡特NBA生涯的一个重要节点。卡特在那一年被交易到太阳,之前无论在猛龙、篮网还是魔术,卡特的角色都是首发,但在太阳,曾连续8年入选全明星的卡特,发现自己职业生涯首次面对要接受替补角色的情况。这对于一名曾经光芒万丈的巨星来说很不容易,但卡特决定放低自己接受球队的安排。

“那对我来说并不是容易做出的调整,我要和自己的内心战斗,”卡特说,“我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态,如果我依旧那么自我,不思改变的话,我的职业生涯早就结束了,我必须要让自己适应新的情况,只有这样才能继续活跃在NBA赛场上。”

卡特的转变不仅仅是接受替补,还要在球权方面做出牺牲,他不再有大量的持球进攻机会,而是成为外线的接应点,这就要求卡特强化自己的接球跳投能力。“我要重新确立自己的优势项目,掌握新的技能。”卡特说。

从2010-11赛季开始,卡特改打替补,减少出手,增加无球跑动,接应队友传球投三分,曾经的全明星票王卡特,顺应自身运动水准的变化以及NBA注重三分的时代潮流,努力让自己成为一名辅助型球员。在2018-19赛季,42岁的卡特接球投三分的命中率达到39.5%,在老鹰队内位列第二,是球队外线稳定的投篮点。

“这个转变的过程,主要取决于你是否愿意做出自我牺牲,去接受新的角色,面对和过去不一样的情况,”卡特告诉,“我不想说这个过程多么困难,因为我做到了,我知道自己能做到,因为我爱篮球。”

在2014年的时候,卡特接受了脚踝手术,这对于他的身体又是一次打击。卡特也承认,他能够感受到身体的老化。“年龄和多年来累积的伤病确实对我有影响,”卡特说,“有些时候,我身体感觉很糟。当你年轻的时候,你即便打了艰苦的加时赛,也能在睡一觉之后很快恢复,但现在不行了。你的年龄摆在那里,你必须要接受现实。”

卡特接受变老现实,但并不代表他轻易向岁月低头。卡特在奥兰多建了一个健身房。那里有着全套训练装备,他整个休赛期都在健身房里训练。每次打客场的时候,卡特都会自己坐车去球馆,而不是乘坐球队大巴,因为他要更早地去适应场地进行热身。在比赛结束后,卡特还会做力量训练,他基本上是队内最后一个离开球馆的。

“如果你看过文斯休赛期在奥兰多的训练,你就不会对他宝刀不老感到惊讶了,”曾在灰熊执教卡特的菲兹戴尔说,“他在那里进行了各种各样的训练,训练项目之多都足够开办一个训练营了。”

现在的卡特,不再是以前的“半人半神”了,但他仍可以轻松做出转体扣篮的动作,这就是坚持科学训练同时有效保养身体的成果,这样的职业态度让卡特在更衣室成为队友们尊敬的前辈,是年轻球员们的良师益友,这也是卡特在NBA受欢迎的主要原因之一,他能够对队友产生积极的影响。

“我每天看卡特很努力练球,看他如何照顾自己的身体,可以打到四十多岁,太夸张了,他非常会调整身体状态,热爱上场打球,真了不起。”林书豪效力老鹰期间,接受采访谈到卡特时说。

42岁打NBA,体力与意志的考验

在NBA历史中,总计只有6名球员在42岁的时候还能征战NBA。纳特-希基是首位在42岁之后参加NBA比赛的球员,1947-48赛季,希基是普罗维登斯压路机的主教练,那时候NBA还处于初创期,球员可以兼任教练,教练可以上场打球。作为普罗维登斯压路机主帅的希基,在那个赛季以球员身份代表球队打了两场比赛,总计6投0中,靠罚球得到两分。希基上场时的年龄是45岁363天,他创造了NBA历史登场球员最大年龄纪录。

凯文-威利斯,84一代成员,在NBA总计打了21个赛季。当威利斯被选中的时候,勒布朗-詹姆斯还没出生,当詹姆斯首次率领骑士闯入总决赛时,威利斯还在联盟打球。(注:1984年进入NBA的威利斯,1988-89赛季因为伤病未打,2005-06赛季退役一年,2006-07赛季复出打了5场比赛后正式退役,因此NBA生涯总计21个赛季)。2006-07赛季是威利斯在NBA的最后一年,他代表独行侠参加了5场比赛,当时已经44岁了。

威利斯是一位内线悍将,尤其擅长抢篮板,NBA生涯有5个赛季场均篮板上双,曾有37场比赛篮板20+。威利斯训练非常刻苦,他在40岁之后仍保持强壮健美的身材,这是他年过不惑仍可以在NBA打球的重要原因。“我们当时的训练和现在不一样,没有那么多花样,”威利斯说,“重点是能吃苦,跑步爬山,在体育馆跑楼梯,在沙滩上狂奔,这些训练都要穿着负重背心。此外还有举重,必须要很疯狂。当你从健身房出来,那股力量简直能够撕碎篮板,充满了爆发力。”

帕里什是NBA历史著名的常青树,43岁的时候还奋斗在NBA赛场上,他至今保持着NBA球员参赛场次纪录(1611场)。帕里什的辉煌期是在凯尔特人,他效力绿衫军期间9次入选全明星。身高2.13米的帕里什有着杰出的防守能力和精湛的跳投技术,这是他能够延缓衰老,打到43岁的关键原因。

穆托姆博和贾巴尔退役时都是42岁,这两位名将一位是防守天王,一位是得分大师。穆托姆博NBA生涯4次获得最佳防守球员奖,与本-华莱士共同保持最佳防守球员奖获奖次数纪录。贾巴尔是NBA历史总得分王(38387分),总上场时间也位列第一(57446分钟)。防守能力是穆大叔长期立足NBA的优势条件,而进攻水平是贾巴尔在42岁还能保持场均得分上双,并以首发球员身份帮助湖人杀入总决赛的重要因素。

42岁还能打NBA,要具备两个条件,首先是身体保养,比如贾巴尔就是NBA球员中练瑜伽保养身体的先行者,其次是要有能够为球队做出贡献的技术专长,比如贾巴尔的进攻,威利斯、帕里什和穆托姆博的防守。

卡特在身体保养方面,有自己的方式。“作息要有规律,保障睡眠,要利用各种训练器材,坚持做拉伸,另外还有冰桶,此外很多高科技产品也可以帮助我。”卡特说。在技术方面,卡特的三分技能让他仍可以在轮换阵容获得一席之地,场均打17分钟左右不成问题。

现在的卡特打球顺其自然,保证高质量的训练,保持竞技状态,就会得到机会。卡特只想打球,对于其他已经看得很淡,比如加盟一支强队去争夺总冠军,他在2017年的时候就有机会去勇士,但没有这样做,卡特知道加入勇士将无限接近总冠军,但如果不能上场打球,他就失去了在NBA征战的快乐。

“机会是有的(加盟勇士),但我不想坐冷板凳,虽然那样做很轻松,但我不愿意。我只想多打比赛,和冠军戒指无关。”卡特说。

科比有告别巡演,韦德有最后一舞,同样是NBA历史传奇分卫的卡特,是否也渴望一个华丽的最后一季?在上赛季结束时,前方特派员与卡特谈到这个话题,卡特很淡然地回答道:“不,我不需要这些,我只是想打球,我不想要仪式。”

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发生,2019-20赛季将是卡特在NBA最后一年。这个说再见的赛季,卡特不需要冠军点缀,也不需要华丽的仪式,他只需要踏踏实实地完成NBA生涯最后的旅程,这是他对篮球的热爱与尊重。

“如果我在夏天不想训练了,我无法为常规赛做好准备了,那就是时候离开了,如果我不能全力以赴,继续打就是对比赛的不尊重,我不想那样做,”卡特说,“当你打了12到15年之后,你接下来所做的都是出于对比赛的热爱,我现在就是这样。我希望球迷们能够记住那个热爱比赛的卡特,而不是扣篮王卡特。”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ieublog.com

Close